簡單算賬可見,個人賬戶的錢少了,統籌基金的錢多了。有人擔心,個人賬戶的錢少了會影響待遇嗎?職工個人“虧”了嗎?

  陳金甫表示,如果改革到位,基本上每個人的個人賬戶新的計入都會減少。但是,改革后個人積累仍然歸個人所有,權益沒變。個人賬戶新計入的減少并不意味著整體保障功能降低。

  他解釋,個人賬戶和統籌基金的“一少一多”體現了制度的輪換:普遍個人賬戶的新計入減少,并不意味著職工的保障會損失,而是被放到了共濟保障的大池子里,形成了新的保障機制。

  “個人賬戶的多少,對當下個體來說,有多和少的區別,但制度上來說共濟保障更具有風險防范功能?!?/p>

  陳金甫表示,新的保障機制總體上基金平衡轉移,保障效能將顯著放大,既用于實實在在的醫療服務購買,又有利于人群基金的共濟,更有利于長遠制度的可持續性發展。

  “如果說我們把所有籌上來的錢都放到每個人的口袋里,那明明白白,但這沒有共濟保障作用。每個人去繳費參保購買醫療服務的時候,這就形成了保險。保險共濟機制就是用大數法則化解社會群體的風險?!标惤鸶φf。

  四問:影響在藥店使用醫保嗎?網上購藥可以使用醫保嗎?“有變化”“可以”

  職工醫保個人賬戶的錢基本都花在了藥店,根據國家醫保局提供的數據,截至2020年底,全國定點醫療藥店約39萬家,個人賬戶每年用于定點藥店的藥品費用支出約在2千億元以上。

  新政逐步落地后,職工在藥店購藥結算將發生一定變化。

  變化之一,是將統籌基金報銷延伸到了藥店。也就是說,不僅個人賬戶可以在藥店結算使用,參保人在定點醫療機構門診就診后,也可以憑醫生開具的外配處方到藥店購藥,所發生的符合規定的費用與醫療機構享受同等的報銷待遇。

  變化之二,是拓寬了個人賬戶使用范圍。個人賬戶不僅可以用于在藥店購藥,還可以購買醫療器械、醫用耗材。

  此外,對符合條件的網上醫藥服務,基金也可以按規定給予支付。

  五問:個人賬戶使用“拓圍”,意味著可以自由使用了嗎?“不可以”

  “拓圍”同時,新政也對個人賬戶的支付范圍加以限定。明確個人賬戶不得用于公共衛生費用、體育健身或養生保健消費等不屬于基本醫療保險保障范圍的支出。

  社會上有聲音認為,個人賬戶是自己的錢,可以自由支配。對此,陳金甫表示,個人賬戶不完全是個人隨意使用或者可以無限擴大范圍的。

  他明確了幾個概念邊界:個人賬戶的使用在你,但是個人賬戶仍然是基于社會保險法以及相關法律設計的基金,這個基金是用于社會保險的,是防范疾病風險的定向使用。

  希望用個人賬戶購買保健品、進行健身養生消費,從而減少疾病,這是混淆了個人責任和社會責任。做好健康自我維護是個人責任,當真正發生疾病風險的時候,社會保險給你一定的保障,這是社會責任。

  不僅如此,從現階段我國醫?;鸬闹Ц赌芰?,也還無法支付非醫療費用的支出。

  樊衛東表示,建立基本醫療保險的制度主要目的是解決全體參保人員的疾病醫療后顧之憂,是保障公民在患病時的基本醫療需求。受經濟社會發展以及基金支撐能力所限,我們的保障還不能脫離現在的發展階段,還只能保障基本。

  “換句話說,醫療保險基金現階段還沒有能力和空間去支付非醫療費用的支出”。

  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各級各類醫療機構收入約3.7萬億元,同期醫療保險基金總收入2.4萬億元,這說明,現階段醫療保險基金保障水平離民眾的需求還有差距,保障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還存在。

  新京報記者 姜慧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