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中軸線的重要理念,不是只保護古代的中軸線,而是保護一個有生命歷程的、還在延續生命的中軸線,這一點很重要。否則只保護古代中軸線,人民英雄紀念碑等就被排除在外了,而這些都在增加中軸線的意義,并賦予這條中軸線非常重大的一些內涵,它們都是中軸線生命的延續。

  ——故宮前院長、中國文物學會會長單霽翔

  “十三五”期間,北京啟動了中軸線申遺保護工作,進入“十四五”,中軸線文化遺產保護的腳步在加快。今年4月,《北京中軸線文化遺產保護條例》提請二審,進一步明確了中軸線文化遺產的三大類保護對象和分類保護措施。

  日前,記者在“文化新空間·中國文化產業高峰論壇”現場專訪了故宮前院長、中國文物學會會長單霽翔。他表示,中軸線古建筑群基本完整,如果地安門、玉河、正陽橋復現,中軸線將更加完整。

  中軸線42處古建至今保存38處

  新京報:北京現在正在進行中軸線申遺,中軸線對北京來說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

  單霽翔:中軸線其實有很長的歷史了。中軸線始于元代,到明代形成現代的格局。過去100年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到今天,那些古建筑群還基本完整。中軸線一共有42處古建筑,現在保留了38處,其中有3處是復建,比例還是比較大的。北京劃了25片歷史文化保護區,后來擴大至40片,基本在中軸線兩側,都是胡同四合院,應該說從一定程度上保證了中軸線兩側平緩開闊的格局。

  再就是中軸線上的景山、鐘鼓樓、永定門等,統領城市的制高點,現在這種功能還在。應該說,中軸線在北京城市是比較特殊的存在。特別在今天,中軸線貫穿了很多非常重要的文化遺產,北京市有3處世界遺產全在中軸線上,一個是故宮、一個是天壇,再一個就是大運河,萬寧橋在中軸線上,所以中軸線的地位很重要。

  新京報:今天該如何重新認識中軸線的價值?

  單霽翔:對于今天來說,中軸線是一條體現城市精神的軸線,它不僅是物質的存在,也是精神的存在。

  中軸線最南邊永定門到鐘鼓樓一共7.8千米。永定門到天橋這一段,兩側是北京城里難得的3平方公里的綠地,有很多古樹,因為過去屬于祭祀的空間,天壇和先農壇分布兩側,整個空間在北京是比較安靜的生態空間;過了天橋就不一樣了,前門大街是北京三大傳統商業中心之一,是經濟空間;過了前門到午門這一段,就是政治空間,過去的左祖右社,現在的毛主席紀念堂、人民英雄紀念碑、紅旗、天安門以及兩側的人民大會堂、國家博物館,體現的是政治空間;再往北就是午門到景山,現在是故宮博物院、景山公園,這一段是文化空間;景山公園再往北到鐘鼓樓是社會空間,就是老百姓生活居住的地方,這里有南鑼鼓巷、北鑼鼓巷、什剎海等,還有很多老字號。

  這五段每一段都是1500多米。所以,中軸線不只是一條政治軸線,其實還有豐富的文化內涵,是政治、文化、經濟、社會、生態五位一體,一個城市難得有這樣一個城市走向,中軸線可能是全世界所有城市中文化內涵最豐富、歷史也最悠久、最完整的一條軸線。

  地安門復建須妥善解決交通、環境問題

  新京報:社會上一直存在這樣一個聲音,就是復建地安門,你覺得有可行性嗎?

  單霽翔:隨著建筑能力的提升,有一天可能妥善解決各種問題,使地安門能夠復建。當然,復建的前提是兼顧城市交通、城市環境。今天無論是交通還是環境方面的認識都在不斷深化。幾十年前,還想象不到地下空間的利用。過去平安大街建設得很寬闊,現在中間也在增加綠化帶。我相信,交通設計和建設能力的變化,使得有一天能夠妥善解決交通問題,使地安門能夠復建。

  地安門的重要性在于,它是皇城四門之一。這四門包括天安門、地安門、東安門、西安門。如果地安門能夠復建,就會使得中軸線更加完整。中軸線上的建筑,之前已經復建過三處,比如永定門是復建的,天橋也是復建的。

  新京報:中軸線上還有哪些文物值得復現?

  單霽翔:一個很重要的就是已經列為世界遺產的大運河,大運河到了北京老城就看不見了,做了蓋板兒,水還在地下流。什剎海附近,萬寧橋兩側玉河這段已經揭開了,大約有500米。如果將來條件允許,整個玉河重見天日,那么北京可以出現難得的親水空間和歷史空間。

  另外,前三門護城河有一個重要的節點就是正陽橋,目前,正陽橋正在勘探,還在想辦法恢復。歷史上,正陽橋是中軸線上非常重要的節點,是中軸線上一個大型橋梁,非常漂亮。正陽橋目前被埋在地底下,是真實的文物,如果正陽橋和橋下水環境能恢復,對于北京中軸線來說,將會是更完整的呈現。

  西周燕都遺址、云居寺都值得申遺

  新京報:中軸線是在不斷發展的,保護應該秉承怎樣的理念?

  單霽翔:今天,我們保護中軸線的重要理念,不是只保護古代的中軸線,而是保護一個有生命歷程的,還在延續生命的中軸線,這一點很重要。否則只保護古代中軸線,剛才說的人民英雄紀念碑等就被排除在外了,而這些都在增加中軸線的意義,并賦予這條中軸線非常重大的一些內涵,它們都是中軸線生命的延續。

  同時,這條軸線還在向南北延伸。奧運會的舉辦,使得中軸線向北延伸到奧林匹克公園,到了四環以外、五環;現在,南面大興國際機場的建成,使得中軸線繼續向南延伸。過去中軸線7.8千米,將來可能要延伸至88千米,所以中軸線是有生命歷程的,要一直延續下去。

  很難想象200年后、300年后中軸線是什么樣的,但如果有這樣的認識,人們就會不斷保護和發展中軸線,中軸線一定會成為人類文化遺產的重要空間。

  新京報:除了中軸線,北京還有哪些文化遺跡有望成為世界文化遺產?

  單霽翔:北京有很多資源,比如琉璃河西周燕都遺址、云居寺,因為我在房山區工作過,所以我推薦這兩處,絕對都是夠格的。琉璃河西周燕都遺址現在正在考古發掘,申遺的話還有一個過程。

  琉璃河西周燕都遺址對于北京的意義非凡,因為它是北京建城史的開端。都說北京建城3000年,最早就在琉璃河,它是西周燕國的都城所在地,距今大概3060多年。

  新京報:你在文化新空間論壇的分享上也提到了對一些世界遺產地點的走訪,你認為文化新空間聯盟,對于保護世界遺產和文化發展會有怎樣的實質性推動?

  單霽翔:完善中軸線、重新認識中軸線,其實和我在文化新空間論壇上分享的節目《萬里走單騎》是一脈相承的。我在清華文創院推動這個節目,對良渚遺址、鼓浪嶼、福建土樓、景邁山茶林、西湖文化景觀、都江堰、西遞宏村、湘西老司城等諸多文化遺產進行一一走訪。其實,這是一種用新的視聽傳播方式,喚起人們對世界遺產的關注,世界遺產需要建立和年輕人的溝通。所以,重新認識中軸線,既需要政府、機構、社會力量的參與,也需要我們每一個人,尤其是年輕人的參與,它才能真正有意義。

  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